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城市 2018-10-31 13:37:58

  近日,宁波市发布《关于推进城市有机更新工作的实施意见》,“城市有机更新”成为市民关注的热词。就“城市有机更新”的相关话题,记者采访了亚洲建筑师协会副、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同济大学常务副校长伍江教授。

  城市更新不是一个新词,广义来说,中国快速的城市活动就是城市更新。城市有机更新,突出了城市本身就像是一个生命体,它有自己的发展规律,而不是过分干预。它是以人的需求为导向,通过城市功能对人类新需求的不断动态满足,对已不适应现代化城市社会生活要求的存量资源进行重建、整治和功能提升的再开发再利用行为。“一个好的城市需要一个好的城市有机更新过程,通过持续的动态更新,让城市功能不断得到提升和优化,让人民需求不断得到响应和满足。”

  伍江称:“城市建成了,它是在不断更新的,城市更新是城市的主题。无论是旧城还是新城建设,都把过去的历史文化和智慧给忽略了,因此,手术式的更新只能是极特殊情况下的短期暂时行为。在中国已经持续了30年的摧枯拉朽式的旧城运动必须尽早结束,城市更新必须尽快进入正常轨道,即城市的有机更新轨道。”

  可以看出,专家认为的城市更新是常态化、非大拆大建式的、不断完善式的城市。那么,加上“有机”两字又是什么意思?伍江进一步解释说,城市是一个生命体,得遵循它自身的生长规律,遵循它的规律去更新、去,这就叫有机更新。“有机更新是渐变的、持续不断的常态化的生命活动,这种生命活动是细胞层面的,亦即小规模渐进式的。”

  伍江指出:“首先,城市有机更新的目的是,不断提升城市功能,创造最适合于人生活和工作的城市空间,这也是城市的根本价值。”例如,创造高品质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包括教育、文化、艺术、体育、医疗、餐饮、休闲等;调控商业设施布局的市场导向偏差,鼓励以便利市民为导向的各种商业服务设施等;通过“修补、修复型再开发”,在城镇新区中对近人尺度的空间进行必要的功能性等。不难看出,这一系列的有机更新过程,都是以人的实际需求出发、以人为本的。

  同时,伍江指出,城市有机更新目的是使城市更具人性。“方便是最大的人性,衡量一个好城市,首先是方便市民。”

  其次,城市有机更新目的是使城市更具活力,加强城市公共空间的规划建设,重视城市的步行和慢行空间建设,增强中心城区的活力。

  城市有机更新,还能让城市更具韧性。“生命安全与生活安全是城市幸福指数的首要指标,提高城市安全度是城市美好的前提。”伍江,可通过优化提升规划建设标准,健全城市防灾设施体系,提高城市抗击各类灾害的能力,加强城市应对各类变化特别是气候变化的适应性规划,建立健全城市紧急状态应对机制,建立健全城市避难系统等途径,提高城市的韧性。

  城市有机更新,还将使城市更具可持续性。他通过恢复城市生态水系,加强城市生态空间的系统性和网络性,城市周边森林和生态绿地以及城市中心地区足够且便利的公共绿地的打造,建设与完善城市慢行交通系统等。

  同时,城市有机更新还将延续和传承城市历史文化,他对历史遗产进行适度的活化利用。

  2015年中央第三次城市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我国城市发展已经进入新的时期,必须以人为本,转变城市发展方式,通过完善城市治理体系,提高城市治理能力,着力解决城市病等突出问题。

  近几年,宁波三改一拆、棚户区等城市有机更新工作持续深入推进,主城区城市有机更新在取得阶段性的同时,出现了城市建设现状日趋庞杂、更新利益主体日益多元等情况。

  “对照城市发展新形势、新要求、新坐标,宁波城市配套设施建设与管理服务的精细化水平有待提升,城市综合承载能力也有待提升,公共空间和服务设施还存在较大缺口,居民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依然面临不少难题。通过城市有机更新,可有效破解当前城市治理瓶颈,补齐城市短板,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升城市建设品质品味,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为此,我市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于近日发布《关于推进城市有机更新工作的实施意见》。这是我市首个关于城市有机更新的实施意见,目标是推进城市空间优化重构,形成城市旧区与新区融合发展的结构布局,推进系统管理体系构建,形成常态化、长效化、科学化的城市有机更新体系;推进城市功能服务完善、产城人文融合、生态系统修复、幸福满意度提升,营造“有温度”“有人情味”的宜居。

  城市有机更新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实施意见》在安排具体工作任务时了宁波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并充分统筹了各类整治和建设行动,形成的主要内容有:

  一是构建城市有机更新“三维空间结构”,全方位构建优化城市有机更新“一核、三线、多点”的空间结构与用地布局;二是完善城市有机更新“四个工作机制”,强化分类指导、规划引领、政策激励和长效运营等工作机制;三是实施城市有机更新“五大专项更新”,着力推进老旧小区、低效空间、交通轴线、文化遗存和生态系统等专项更新。

  过去30年,宁波城市经历了快速生长的历程,从三江河口为中心的老城区向四周扩展,到2015年年底,市区常住人口超过358万,城市建设用地超过300平方公里,市区城市化率达到70%。

  “人民的幸福感不是来自于高楼大厦,而是对城市服务设施的提升、城市小尺度的便利性的感受,这正是粗放型发展时代关注得不够的内容。”伍江说。

  为此,伍江,城市有机更新需要出台相关的配套政策,以及加强城市精细增长的引导。相关配套政策方面,他,鼓励用地混合和复合,给予住宅用地和公共设地之间、商业用地和办公用地之间的兼容和相互转换;对历史建筑的,在提供公共空间和增加公共功能的行为下,给予可开发空间的容积率励,如对保留的历史建筑可不计入规划容积率;鼓励民间资本投入,建立多元化的和更新基金及其投资回报;鼓励所有权或使用权所有者按照规划要求参与更新,探索城市更新区域内房屋产权盘活机制,允许使用权转产权、产权抵押和交易等。

  同时,城市有机更新需要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机制,加强精细化规划、精细化设计、精细化建设和精细化管理。伍江,加强旨在提升城市公共空间品质的规划建设管理,特别是针对无建设行为或少建设行为情况下的城市精细化管理;对于小尺度、零散的城市有机更新建立励制度等。记者周科娜通讯员胡浩峰廖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