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光——故宫博物院与止观美术馆佛教造像展

佛教 2018-10-30 18:40:35

  10月23日,故宫博物院与止观美术馆联合举办的“之光——故宫博物院与止观美术馆佛教造像展”在故宫斋宫开幕。本次展览的展品共计112件,精选自故宫博物馆、止观美术馆以及一些私人收藏的藏品,以铜合金造像为主。藏品分别来自于古代西北印度、中印度、东北印度、尼泊尔、中国地区,展品的时代跨度从4世纪到15世纪,展示了藏传佛教艺术的源与流及其丰富多彩的艺术风貌。

  整个展览根据艺术风格的两个主要区块,即藏西艺术与藏中艺术,分为两个单元:第一单元:从西北印度到西部。西北印度是古代南亚次北部的丝通衢,也是多文化碰撞、交流与融合的大舞台,这一地区的佛教艺术融合了来自古希腊、西亚、中亚及印度的元素,影响直达中国西部地区,形成了藏西的艺术风格;第二单元:从印度、尼泊尔到中部。中部艺术风格在形成过程中先后受到来自于东北印度、尼泊尔艺术的强烈影响,尤其是尼泊尔艺术影响持久而深入,留下了众多的艺术作品。无论藏西还是藏中艺术风格都是在汲取外来艺术风格的基础上,结合本土的元素,各自形成独特的艺术面貌。

  佛教起源于印度,逐渐流传到亚洲广大区域内,成为亚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佛教的,佛像艺术也随之到喜马拉雅地区,成为喜马拉雅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相关地区形成了不同的地域风格与时代特征。公元7世纪以来,印度佛教进入中国的青藏高原。在随后的一千多年中,佛教在这片雪域高原上经历了漫长且曲折的发展过程,形成了独特的佛教分支,被称之为“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及其艺术是中国佛教的重要分支,在以青藏高原为核心地区的广大区域内流传,具有广泛的影响力。由于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文化背景的差异,两种佛教无论是在教义、图像和艺术风格上都存在明显的差异。

  简单地说,对于藏传佛教艺术的形成产生过深远且持久的影响主要有两条线,分别位于喜马拉雅山的两个重要的通道:一条是古代西北印度,有来自于西北印度的艺术中心犍陀罗、斯瓦特、喀什米尔的艺术影响进入藏西的拉达克、阿里等地区,创造了独特的藏西风格;一条是东北印度,通过喜马拉雅山的裂隙,将中部与东北印度与尼泊尔两个重要的艺术中心相连,这是藏中艺术风格形成的基础。

  此次展览的诸多藏品在品质和艺术水平方面均属上乘之作,其中一部分堪称是喜马拉雅造像的重器,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审美价值都相当高,不仅能让广大观众有机会近距离欣赏和观摩这些艺术精品,更是给学者和爱好者提供了难得的学习、研究和交流的平台。

  释迦牟尼佛 犍陀罗 青铜 4-5世纪 44厘米 止观美术馆(ZG1001)

  释迦牟尼佛 北印度 黄铜,嵌件缺失 6世纪 52厘米 私人收藏 (Z2018-131)

  毗卢佛 东北印度 10世纪 黄铜错银、红铜,嵌绿松石、青金石、珊瑚、珍珠

  释迦牟尼佛 尼泊尔 红铜鎏金 10-11世纪 81厘米 止观美术馆(ZG1019)

  祖师像 藏中 黄铜错银、红铜 13世纪 13.5厘米 止观美术馆(ZG1050)

  市海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