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向佛教的

佛教 2018-10-30 18:41:38

  2018年6月20日,化隆县群科地区风和日丽,,润红的骄阳着大地,为晴朗的天空添加了一抹色彩,小草在阳光的沐浴和微风的吹拂下,吐露出阵阵清香,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上午9点,化隆县的大院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头攒动,一派热闹景象。几十名身着袈裟的僧人和当地群众代表抬着一副写有“神警雄风”的牌匾,拿着圣洁的哈达,给了他们心目中最可爱的人——化隆,以表对的感激之情,他们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怀揣着对的敬佩。县副县长、局长王雯等在家局领导、“5.19”专案组等亲切了群众代表,并举行了座谈会。王雯副县长代表县党委向僧人及群众代表对化隆工作的理解和支持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并向群众征求了对工作的意见和,整个现场呈现出一种亲切的氛围。

  在这警民一家鱼水情深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那还得从2018年5月19日的那个清晨说起!

  2018年5月19日7时许,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化隆县110指挥中心的接警员赶紧接起电话:“喂,您好,这里是化隆县110指挥中心,请问您有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我是甘都镇东梅昂寺的阿卡,我们的十几件文物被盗了”。接警员接到警情后感到事关重大,立即指令甘都处警,并向和分管局领导汇报警情。甘都处警先期到达现场后拉起警戒带现场,并向僧人初步了解相关情况。同时,县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杨生辉立即带领大队长马进侦查技术人员火速赶往现场。

  到达现场后,在指挥员的指挥下兵分两立即开展工作。一组对案发现场进行细致的勘查,另一组对僧人和周边群众进行调查走访。通过现场勘查发现,位于化隆县甘都镇甘都街村红山崖下的东梅昂藏传佛教经堂的保险柜被撬,保险柜内的十四尊佛像、三幅唐卡、四枚银灯,若干珊瑚玛瑙、银元和首饰及两万余元现金被盗,内的主线被人剪断。现场除了几枚模糊不清的脚印外,未提取到指纹和影像等信息,也没有留下其他有价值的线索!负责调查走访的也没有得到有用的案件线索。

  因失窃现场属于教,被盗物品又是流传百年的文物,是镇寺之宝,自然引起了全县乃至其他州县群众的高度关注。等现场勘查结束时,门口已围观了数百名群众,大家都议论纷纷,将目光集中到在场的身上,老杨生辉副局长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他从事刑侦工作数十年,侦破过无数起命案、抢劫案、案、盗窃案等,但是这一次他看到数百名围观群众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定和一致,眼神中充满着对的信任和期望。同时,他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不论遇到怎么样的困难,此案必须得破!

  在稍对自己的思绪做了调整之后,他立刻组织召开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并在当天下午抽调精力成立了“5.19”专案组,由他自己担任专案组组长,分为现场勘查组、调查走访组、视频调查组、外围调查组等四个小组,由现场勘查组对案发现场再进行一次仔细的勘查,调查走访组对僧人和周边群众再进行一次地毯式摸排走访,视频调查组对周边的公和街道进行认真的筛查,外围调查组对化隆县、循化县、尖扎县等各县宾馆、饭店、商铺进行排查走访。县副县长、局长王雯多次亲临一线指挥破案,并在人力、财力等方面对专案组给予了大力支持。

  各项侦破工作在有条不紊的开展着,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专案组深知,案件晚一天侦破,追回被盗文物就会增加一分难度,他们要与时间赛跑,要与狡猾的犯罪嫌疑人争分夺秒!

  在对现场进行反复的勘查后,专案组通过足迹发现嫌疑人是在深夜潜入后直接到机房剪断主线,后直径去了放有保险柜的经堂,并用氧焊切割保险柜,将保险柜内的物品盗走,整个过程非常连贯,并未在有过多的停留和辗转。因此,专案组判定可能是熟人作案或内外,嫌疑人为两人以上,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并具有焊接专业手艺,有盗窃前科。

  虽然有了初步的侦查方向,但是案发现场留下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在茫茫人海中,究竟是谁盗走了文物?文物现在又在哪里?该如何把盗窃文物的人给揪出来呢?每个侦查员的脑海里都默默刻画着嫌疑人的长相和特征。他们决定将侦查的重点放在僧人的行为轨迹和社会关系上,几组侦查员每天穿梭在田间地头、大街小巷、车站宾馆、机房,在海量的信息中仔细的排查和筛选,心中抱着案件必破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5月25日下午,正当专案组组长杨生辉为寻找案件突破口而一筹莫展之际,外围调查组的侦查员传来一个消息:东梅昂的僧人顿珠(化名)在案发前几日有异常活动,多次在群科新区的某宾馆与他人一起住宿,且与一起住宿的人有过超乎寻常的电话联系。一个的僧人为什么会频繁的在宾馆里和他人一起住宿?为什么会和他有如此密切的电话联系?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而这一切恰巧发生在案发前的那段时间!这个顿珠又是文物保险柜的者,难道是监守自盗?这一连串的问题在杨生辉副局长及专案组的脑海里频频打转。于是,他们决定先不打草惊蛇,密切顿珠的一举一动,而是从和他有密切往来的这个人身上寻找突破口。通过进一步的调查专案组发现,此人名叫智尖(化名),他在与顿珠有密切联系的同时,还和仁主(化名)和桑叶(化名)有着极为密切的交往,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和住宿,且仁主有盗窃前科,桑叶以前从事过电焊工这个职业。

  这个消息,无疑让专案组所有人员为之振奋。专案组立即召开案情分析会,经分析研判后决定对智尖、仁主、桑叶三人实施,大队长马进祥带领侦查员前往三人家中和经常活动的地方守候,饿了就吃点干馍馍,渴了就喝口矿泉水,瞌睡了就打会儿盹,连续守候了三天三夜,但一无所获。略显失望的侦查员们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单位,却一刻也没有闲着,迅速投入到紧张的追捕工作中,他们又先后辗转尖扎、循化、西宁、、贵南等地,行程数千公里。然而,三名犯罪嫌疑人却像是在蒸发了一样,没有了任何踪影。

  时间已经到了6月5日,离案发时已有18天了,专案组的侦查员们一个个都心急如焚,因为他们不知道文物是否已经被变卖了?如果文物追不回来,就算案件破了,也无法向的僧人和群众交代!这些问题一直在他们脑海里回旋,但他们已经来不及多想,继续寻找着嫌疑人的蛛丝马迹。这一天,在海东市局的大力协助下,专案组得到了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三名犯罪嫌疑人在地区活动。长马进侦查员们没来得及和家人告别,就在局领导王维才的带领下,立即动身赶赴,辗转林芝、日喀则、多密等地,历经千辛万苦,最终于6月13日在当地警方的强力配合下,在日喀则和多密两地将三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面对从天而降的化隆,三名嫌疑人说的第一句话是:“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便很快交代了与僧人顿珠事先、里应外合,盗窃文物及现金的犯罪事实。在得知文物还未被变卖,而是藏匿在贵南县的一处农宅时,专案组兴奋不已,立即动身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地赶赴贵南县,将被盗文物悉数追回。经省博物馆的文物专家鉴定评估,被盗文物为国家文物。

  当天深夜,专案组另一组对已久的僧人顿珠进行时,他正酣睡如怡,鼻息如雷,面对冰冷的手铐,他顿时,泪如雨下,,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美梦才刚开始就被神勇的化隆给击碎了,再多的懊悔都为时晚矣,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法律的和人民群众的唾弃。

  “5、19”东梅昂文物被盗案的成功告破,是化隆县继“旦斗寺文物盗窃案”后破获的第二起文物重大盗窃案件,是化隆县稳定、保障安全,进一步创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县的经典之作。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我是文史爱好者郭晔旻,为什么说“丝绸之”的历史是浓缩的世界史,问我吧!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