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世界佛教论坛上谈佛教文化

佛教 2018-10-31 13:41:14

  10月25日上午,两位诺贝尔得主——莫言和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John Roberts),相聚在无锡。他们受邀出席了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一个主题为“生命的相遇”电视分论坛。

  前者是我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得主;后者是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得主,他也是个。那么,在这两个人眼里,佛教分别意味着什么呢?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旁听了两人的交流分享活动。两位诺贝尔得主分别从“获得诺贝尔后的感受以及自己人生的变化”谈起,谈到了“命运”、“”等话题。

  10月25日上午9时,当一身黑色西装的莫言出现在无锡梵宫的相应堂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现场不少听会人员蜂拥而上,拿着相机冲到莫言面前一阵猛拍。入座后,不少观众仍然不愿离开,使得现场主持人白岩松不得不说,“到这里是来听论坛的,如果您是来拍照的,请拍完照从后门离开。”话音落下,现场仍有观众拿着手机开着闪光灯拍个不停,一直到保安才结束了拍照。

  据了解,该场论坛通过阐发“真、善、美”的人类主题,探讨诺贝尔与佛教的相遇。

  当白岩松向莫言抛出“听到(世界佛教论坛)组委会对您的邀请,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的问题时,莫言的回答让所有人都颇为诧异。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去’、‘我不去’。”莫言说,“当时想到在这个论坛上汇集了来自世界多个国家的高僧们,和有很多对有深入研究的专家们、教授们,我觉得我是一个写小说的、搞文学的,到这个论坛上来等于是登台献丑。”

  莫言说,后来,“有关部门找到我们领导”,领导批示“必须去”,然后他才说“一定去”。

  在参加了10月24日的晚宴后,莫言表示,对于参加此次论坛,的确给他一个开阔眼界的机会。他坦言,在晚宴上他并没有认真吃饭,而是在不停地观察那些坐在他两侧的大师们,看他们的服装、表情、动作,“认真地观察,看看心中有佛的人,在饭桌上是一个什么样的”。

  “大有收获。”莫言说,他观察发现,“学佛的中的很少,他们吃饭很精致,嘴巴的动作是很小的,没有人发出我们平吃饭容易发出的那种声音,而且我发现他们吃的食量也很少,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内心有的人,对待食物的态度也非常尊重。”

  莫言认为,佛教是一个高深的教,也是一个伟大的教,但同时它也是一个文化现象。佛教自从传入中国以后,已经变成了中国的传统文化的重要的构成部分,或者说中国传统文化里也有佛教的基因了。

  “到农村去观察,你会发现,有一些农村的老人们是文盲,也没有读过什么《金刚经》、《地藏经》等经典,甚至一辈子也没有进过,也没有听过什么高僧来给他传教。但是他的很多生活准则,他的潜意识里,实际上是受到佛教不小的影响的。”

  莫言指出,人们常说的善有、恶有,这与其说是佛教的观点,不如说是老百姓的传统的重要的一种组成部分。“他们相信这个,以至于按照这个方法。当面对着强大的恶的时候,弱小者无法,必定要付出沉重的的时候,他就想,要不我们不管这个事了,让佛教来管吧。让来管吧,善有、恶有,就是说,我治不了你,肯定有能治得了你的,你最终是要得到的。”

  莫言认为,从客观上来讲,佛教对校正人们的行为准则,安慰痛苦的灵魂、人们面临困境,都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莫言在《疲劳》一开始就写道,世界可能不只是我们眼前的这个现实的世界,可能还有,比如说有,也有想象中的天堂。

  在莫言的不少作品中都能看到佛教的影子。对于这点,莫言表示,他自己相信命运的存在,他认为所谓的“命”就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改变的规律,也可以用必然性和偶然性来解释。他说,很多必然的东西就是属于“命”的范围,偶然的东西可能是属于“运气”,比如说,运气很好,一抬头掉下来一个馅饼。

  “在过去,提倡,过去讲字纸,随便一张写了字的纸,不能轻易的处置它,你应该焚化掉。佛教是尊敬生命,它是对所有的生命都尊重,包括一棵大树。”莫言表示,有敬有畏,人的行为就会有所约束,无敬无畏那就是者无畏,什么坏事都敢做。

  莫言指出,所以现在有一些人,他明明是做了很坏的事,做了了别人的事,但是他自己没有感觉,他认为他很正常。“小到公共场所,有的人行为很检点,而有的人他以为中心,大喊大叫、大呼大闹,但是他不以为是对别人的一种,所以无敬无畏,就是因为没有这种方面的和。”

  在谈到佛教对莫言的影响时,莫言表示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最早接触到的或者说从家长那里最早受到影响的,应该是来自佛教的影响。“当然我也进过很多的那种恢弘的大,也进过很多非常庄严的伊斯兰的清真寺,我对这些教都充满了。”莫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