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隐接到雁门郡的紧急军情后便快马加鞭的回到

军事 2019-01-02 15:56:18

  草原人在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一般有两个选择,一是去吞并其他部落,二是南下。 自从大业十一年杨广雁门被围之后,突厥人虽无功而返,但以前对隋朝的害怕与却荡然了,所以从那以后,始毕可汗虽没有亲自组织攻隋,一些部落却时不时的南下一番。 故而这时南部草原遭了雪灾后,所有部落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南下去抢夺隋朝人的物资! 于是,一支七万人组成的突厥骑兵,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杀入了最北的定襄郡,一番后,便又往马邑郡而来。 李隐接到雁门郡的紧急军情后,便快马加鞭的回到了雁门关。 雁门太守邱已在不久前病死了,之后李隐便将家和办公之地搬到了太守府中,他这时刚一走进太守府中,阿朵儿便风风火火的向他跑了过来,喊道:“李隐,有敌人要来攻打我们塔布部落了!”

  阿朵儿这时已有十八岁了,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长得好看不说,还是塔布酋长必勒格小女儿,这两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向必勒格求过亲。 必勒格对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十分宠爱,曾许诺过阿朵儿的婚姻大事由她自己做主,而每有人来向阿朵儿求亲,阿朵儿都将求婚之人通通赶了出去。 必勒格对此感到十分的无奈,知道阿朵儿这是有心仪的人了,她虽没向必勒格说过,但只需看她一个姑娘家隔三差五就往雁门关跑去,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知道她的喜欢之人是谁。 李隐并非情场初哥,对阿朵儿的心意也知道的,只是这时他实在无暇多顾儿女私情,所以便只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此时李隐听了阿朵儿急冲冲的话后,再一细问,才知道突厥人的五万骑兵在马邑郡抢不到多少东西后,便派了探马在灵丘县以北、塔布、乌拉特等部落的居住地附近晃悠,意图不轨,所以酋长必勒格这才派阿朵儿来向李隐求救。

  一开始南迁逃难的塔布部落、乌拉特部落和瓦林部落,自从在灵丘县以北安家后,近两年的时间以来,由于与汉人贸易方便,加上不断有其他小部落慕名来投,所以财富、实力都增长了许多,这时被那五万突厥骑兵盯上并不出奇。 李隐稍一思考后,便向阿朵儿道:“你回去告诉你父亲,我定会尽快亲自率部去支援你们,帮助你们将想夺走牧民家中牛羊的敌人赶走。” 阿朵儿欣喜的道:“我就知道你会来帮助我们的,突鲁谷那家伙硬是说你不会帮我们,我跟他大吵了许久,都差点跟他打起来了。” “突鲁谷是谁?”李隐好奇的问了一句。 阿朵儿随意的解释道:“那是一个小部落酋长的儿子,是个自大狂妄的家伙,提他做什么?” 李隐随后将阿朵儿送到了雁门关外,阿朵儿含情脉脉的看了李隐一眼,接着骑上了枣红马,与部落勇士一起往北疾驰而去了。 李隐也在阿朵儿走后,很快召集了随他四处征战的五千骑兵,往灵丘县方向而去。李隐的骑兵规模一直都保持在五千人,因为维持骑兵所需的物资比较大,五千骑兵恰好是目前最适合的人数。

  阿朵儿带着人回到部落后,刚要向她爹爹诉说此行的,但一个身形健壮的男人却忽然出现在了阿朵儿的面前,这男人向远处望了望,嗤笑道:“阿朵儿,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我之前说什么来者?汉人都是背信弃义的家伙,怎会在我们有难的时候来救我们?” 这个男人便是阿朵儿之前在李隐面前提到过一句的突鲁谷,他来到塔布部落后,最希望做的事情,便是娶到有着“草原珍珠”美誉的阿朵儿为妻,奈何却得知阿朵儿喜欢的是雁门郡的控制者李隐,所以自然是对李隐充满。 阿朵儿轻皱黛眉道:“汉人中有背信弃义的不假,但也有承诺的英雄,而且,草原的人也不尽是承诺的人,明一套暗一套的多得是!” 突鲁谷听后,一阵语塞。 阿朵儿的爹必勒格听到动静后,与乌拉特部落的阿古拉酋长和瓦林部落酋长赤那一起走了出来,必勒格道:“阿朵儿,李郎将会来助我们退敌吗?” 阿朵儿道:“爹爹放心吧,他说他定会尽快亲自率部去支援你们,帮助我们将想夺走牧民家中牛羊的敌人赶走。”

  突鲁谷笑道:“这种一看就是之词,也就阿朵儿你这么单纯会信他,我看等到我们与敌人快决出胜负了,那个的汉人也不一定会出现。” 阿朵儿气鼓鼓的叉腰道:“突鲁谷你给我闭嘴,我不许你这样说李隐!” 突鲁谷闷声嘀咕道:“汉人都不可靠,别等知道他了我们的时候才后悔!我敢打赌,那个李隐肯定是不会来帮我们退敌的,我们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突鲁谷这话刚落,忽然远处马蹄声响起,突鲁谷显得有些惊慌的道:“是敌人来了?” 必勒格沉声道:“声音从南方而来,应该是李郎将带人来帮助我们了,我们出去迎接他吧!” 阿朵儿略带瞥了一眼突鲁谷,哼了两声,然后随必勒格向外走去了,留下突鲁谷一人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 李隐带着五千军容整肃的骑兵来到塔布部落后,被必勒格等人热情的迎到了帐篷中,阿朵儿脸带笑意的向了李隐道:“你真的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的。” 李隐道:“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不会食言的。”阿朵儿听后,满心欢喜的点了点头。

  李隐随后与必勒格等人商议起对付敌人的对策来,不久后,各部落的战士聚集到了一起,准备主动出击,击退敌人。塔布部落目前能召集的战士有八千多人,瓦林部落能召集七千人,乌拉特部落则能召集四千人,总共有战士将近两万人,加上李隐带来的人马,合军一处后,兵力达到了两万五千人,还没有敌军人数的一半。 突厥骑兵总共有七万余人,号称十万南下,隋朝百姓都是惶惶,纷纷南逃,马邑太守王仁恭让郡中的百姓迁入城中,打算据城坚守,而太原郡的李渊也是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河东其他郡县也是没有例外。 唯独李隐在这时,选择了主动出击。 李隐了解这些草原部落的特性,知道他们他们的弱点所在,别看他们有那么多人,而且战斗力也十分的强,但都是一帮只顾自己部落利益的家伙,一旦有人的利益受损,或者觉得付出的代价与回报不对等,那一个部落的人肯定会脱离大部队离开的。 李隐很快带着两万五千人,到了雁门郡与马邑郡的北部交界附近,与七万突厥骑兵列阵对峙。 李隐向必勒格道:“敌方哪一个部落的人马最多。”

  必勒格以马鞭指了一个方向,“那是塔林部落的人马,有九千多人,巴林部落就是敌军中最大的一个部落。” 李隐听后,点了点头,向众:“全军等会都随我向塔林部落发起冲锋,其他敌人先不要管!” 随着李隐的一声令下,两万五千骑兵摆出锋矢阵,杀气腾腾的向巴林部落冲去。 李隐一方发起冲锋后,敌军自然不会傻站在那里,也都骑马向李隐一方杀去,他们都是骑兵,只有奔驰起来,才具有相对应的杀伤力。 冲在李隐一方队伍最前头的,是白马白甲的苏定方,两军开始接战后,苏定方长枪挥舞,每次出击,必能杀倒前方的一敌人,端是勇猛无比,敌军无人能挡他一个回合。 李隐一方两万五千人,杀向的只是敌军中巴林部落的人马,敌军,似乎想要包抄围歼李隐一方,许多支队伍这时都在向两侧与后方移动,真正顶在前头的,只有两三万人,其中自然是包括被李隐盯上的巴林部落。

  李隐一方向巴林部落的人马冲杀到一半后,巴林部落的人马已死伤接近两千人,巴林部落见了这情形后,顿时肉疼不已,大骂了几句后,让部落的战士撤退。 巴林部落是实力最强的部落,许多部落都为其马首是瞻,它这一撤退,附近的部落也纷纷跟着撤退,没有撤走的,也是士气大跌,琢磨着该不该走。 李隐趁机带着人马左冲右突,敌军都是一击即溃,毫无抵抗之力,纷纷败走。 这七万突厥骑兵,并没有一个最高的统率,是极其松散的联盟,许多部落见到这样十分不利的情形,而实力最强的巴林部落也已经不知逃到哪里去了后,也都纷纷带着自己的人马夺而逃。 七万突厥骑兵于是被李隐一方杀得大败,李隐带人乘胜追击,一直将这些突厥人杀回了长城以北的地方,这才带领人马返回。 李隐大败突厥十万大军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河东,并继续快速的传向了其他地区。 杨广雁门关被突厥四十万大军围困后,隋朝军民无不对突厥人产生了之感,就连许多叛军在后,第一件事情往往也是派人向突厥人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