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中国文化自卑艺术规律被了

文化 2018-10-30 18:45:46

  问题是这种实验跟的“实验艺术”是什么关系?“八五”运动后,很多人用水墨工具表达所谓“观念”,

  另一国画家走很传统的子,我认识像美院张仃的学生邱挺,还有大批这样的水墨画家,也不能叫做复古派,但他们试图跨越国画传统,回到清以前的道统,至少是他们认为的古典道统。

  要我看,第一,是人物画家;第二,是当代艺术。很简单。工具虽然是水、是墨,但一件作品那么多讯息、意图,仅仅用工具来定义,不觉得奇怪吗?当然,围绕水墨两个字,各种理论就会围上来,涉及美学,涉及美术史,等等等等,油画就不会有这问题。我从来没见过一群人谈论一组创作,关键词是“油画”。

  我喜欢水墨画。我认为全世界最好的绘画是中国的水墨画。当然,我指的是古典作品。但人物画传来后,国画家就有点“怂”了,开始自卑,好像不如人家。可是我看了大量中国古典人物画,非常了不起,从顾恺之开始就起点很高。不应该去和那个系统比,那样一比,就用了人家的标准,就会自卑。

  徐悲鸿那代人开始国画,把素描和造型系统引入国画,国画,的确使水墨人物画有了新意,但中国人自己画人物的一整套美学、技法,逐渐失落了。1949年后,国画也好油画也好,人物画变成画,国画变成国画……国画的内在规律被了。

  今天回过头看,国画的那些人物画,还是比不过古人。你们认为比得过吗?比顾恺之好?比武元好?比李公麟好?我看比不过,远远比不过。

  但问题是古人那套,画古人好,画今人不好办:你怎么用古人那套画西装?画时装?画小汽车?人也有同样的问题:文艺复兴画那一套办法,怎么画现在的人?所以油画也一在变。变了,绘画一定跟着变。国画后,也出过一些了不起的画家,蒋兆和、黄胄、卢沉等等。

  五六十年代出过一些天才,但是画内容,宣传。“”后,现代主义冲进来,国画又被冲乱了,无法确认自己的文份。到你们这代,决定画当代生活,画自己的感受,我认为你们超越了解放后的新国画。

  油画是占了画种的便宜,天然属于“当代艺术”,但意大利人或者人随便怎么玩儿,他们不会问:这是油画还是国画。只有中国人这么想。你画你的女人啊,蔬菜啊,鱼肉啊,火锅啊,多活泼,你不用怕当代艺术,不用怕,你想画什么就画什么。